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如何看待近代中國?

發表 2016/06/22

如何看待近代中國?
郭譽申

在約三千年有文字記錄的歷史裡,中國文明大部份時候領先世界其他地方,是世界文明的重點,到了清朝中葉,世界文明的重點轉向歐洲,中國文明開始大幅落後西方,但中國人花了約一百年,到清朝末年,才真正認清中國的落後,此後至今的約一百五十年,中國,包括台灣,一直在摸索復興之路,而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在諸多變化之中,政治的變化是異常慘烈,而令人難以看清,每個政權或政黨為了爭取民眾的支持,都會盡力自我宣傳,並詆毀敵對的政權或政黨,在這樣正反資訊龐雜的狀況之下,很多人或是失望透頂、或是被某一方宣傳所洗腦,因此很難冷靜客觀地看待近代中國的演變。

自清末到1949年可以說是中國又一次歷代常見的改朝換代戰爭期間,斷斷續續的內戰和抗日戰爭是中國最苦難的時候,然而當時的政治人物和軍事將領,甚至所有年輕人,多有極強烈的愛國心和使命感,寧願犧牲生命也要拯救苦難的中國,雖然各人的政治理念可能不同,所使用的救國方式可能不同,因而彼此激烈競爭甚至是生死鬥爭,生死鬥爭難免不擇手段,讓人非議和痛恨,但是他們強烈的愛國心都是一樣的,我們現代人即使不贊成他們的政治理念,仍應尊敬他們的強烈愛國心和使命感,對比之下,很多現代政治人物似乎把政治看成是一種職業選擇而已,是絕對比不上的。

近代中國的有志之士都非常急切希望找到救國的良藥,而當時歐洲正充斥著許多不同的政治理論和主張,或稱為主義,如國家主義、社會主義等,現代人已經經歷過許多政治理論的真實實驗,了解理論多半和實際有落差,各種主義各有所長,沒有一個主義能解決所有政治問題,然而在過去那個時代,很多人確實相信某個主義優於其他主義,能解決所有政治問題,因此堅持實行某個主義來救中國,迷信主義就像錯用科學定律,會使科學實驗完全失敗,對國家可能傷害很大,但是實行主義者的居心還是救國,我們現代人應該瞭解過去的時代背景,對過去的主義迷信者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中國自清末積弱、民生凋敝,任列強宰割近一百年,讓兩、三代的中國人看不到希望,有些人因此喪失了民族自信心,總覺得只有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不論中國大陸和台灣做什麼、實行什麼制度都不看好、都嗤之以鼻,其實,在人類的漫長歷史裏,一、兩百年真不算長,中國就像一艘巨艦,巨艦要轉向本就不易,而巨艦上的船員們的舊經驗多已過時,要重新決定一個多數人認可的新方向,自然各有意見,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討論、磨合,絲毫不足為怪。兩岸目前各方面的發展已經優於世界上的許多國家,而仍在向上攀升之中,對比之下,過去領先的歐洲、日本都各有難題,陷入長期的經濟不振,兩岸在很多方面當然仍有改善空間,但實在沒有理由枉自菲薄,把兩岸的政治、經濟各方面都看得一文不值。

回首過去一百多年,中國一直在積弱的廢墟之間找尋出路,許多菁英因為治國理念和政治信仰不同而激烈鬥爭,造成彼此的仇恨和嚴重傷害,但是他們的愛國心和使命感都類似而值得尊敬,現代比過去的時代進步多了,現代的我們應該對過去的時代和當時的人們多一些理解和寬容,沒有必要再糾纏於過去的鬥爭和仇恨之中,尤其两岸已經逐漸找到了正確的發展之路,大家更應該團結合作一起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努力。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退休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