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孔子紀元2566年7月25日-林金源專欄-藍營正姑息高中版太陽花

發表 2015/07/24

2015年07月24日 04:09 

林金源

星星之火如果及早撲滅,就不至燎原。但當事者若是隱忍,星火豈會自慚而退?國民黨就是沒想通這道理,一再對星火讓步,所以去年318才被太陽花運動挾制,現在高中版的太陽花又將燎原。

綠營放火燒旺「反課綱」運動的用心,路人皆知。馬政府不敢應戰,以為退讓就可息事寧人。藍營追求的小確幸,就是任期內別再釀出另一個太陽花。殊不知避戰無法止戰,你閃避敵人,敵人卻不肯饒你。

凝聚國民意識是中小學教育的重要任務,各國皆然。憲法158條明定:「教育文化,應發展國民之民族精神。」國民教育法第7條規定:國民教育之「課程,應以民族精神教育及國民生活教育為中心。」現在教育部違背此二法,逃避國家認同問題,並以所謂客觀、多元史觀向綠營讓步,不但失職,自廢武功,更是自掘墳墓。

綠營不論在朝在野,都鋪天蓋地的推動「台灣國」史觀與意識;藍營完全執政7年,卻不敢堅持合法合憲的國民意識與史觀。教育部請別再以「客觀、多元」自欺欺人,課綱本就肩負凝聚國民意識之責,重點是:哪一國的國民意識?台灣「一島兩國」,才是問題關鍵。綠營不敢在政治上跨越法理台獨紅線,卻在教育、文化上拚命繁衍台獨意識。藍營避談統獨,不但使課綱爭議永遠無解,也拱手讓越來越多的學子成為台獨。

「台灣國」和領土、主權涵蓋兩岸的中華民國,本就水火不容。前者必掏空後者才甘休,後者除了堅持理念、奮力作戰之外,只剩投降。但是喪失理念的藍營,竟然不戰、不守、不死、不降、不走,長期坐視對手侵蝕自己政治版圖而不知所措。

教育部長吳思華誤信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少數學者共編歷史課本的經驗,以為台灣也可如法炮製。他想邀不同史觀學者合編教科書,書分三欄,左右兩欄各自表述,中間留白讓學生填寫。這就是他的「尊重不同意見,並列不同觀點」,也是他的「教育守中道」原則。

殊不知,以色列至今不承認巴勒斯坦政府,前述民間嘗試的小型實驗並非國家政策,此其一。即便此策可行,被這種教科書教出來的孩子,非驢非馬,他的人格能不分裂?國家認同能不錯亂?此其二。即便前兩者都不成問題,請問獨派容許統獨史觀在同一教科書中各自表述嗎?教育部早已放棄課綱微調,開放各校自主選書。這就是一島之內,統獨史觀的各自表述,但綠營非但不知足,仍窮追猛打。吳部長的台灣版「以巴和解教科書」能見容於綠營嗎?此其三。

「蔡英文的父親是誰?」這種問題,答案只有一個。既不能多元、客觀,也不能各自表述。國家認同亦若是。藍營因為缺乏闡述「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能力與熱情,只好以多元、客觀、各自表述的鴕鳥心態,應付綠營的節節進逼。台獨何曾容你多元、客觀、各自表述?

吳部長在台中一中說明會受盡屈辱,反課綱者近身咆哮,部長倉皇離場。吳極盡低調、友善之能事,但他不僅沒受到應有之禮遇,反而丟了政務官的威儀與尊嚴。國之大臣不受尊重,受傷的不只部長一人,還有整體國家。但反課綱者毫不在意,因為他們不把你的國當國。

吳部長改以影片取代親赴各校說明,此舉無可厚非,怎奈他並未在不受干擾、好整以暇的時空下,據理力爭,奪回話語權。反倒自棄憲法與法律所定職責,准許新舊課綱並用。藍的退讓,就是綠的勝利,也為下一波抗爭添柴火。

最荒謬的是,該片片頭廣告中,數次出現灣潭國小吹捧媚日電影KANO的宣傳。藍營費盡力氣無法把「日治」改為「日據」,行政院自拍的課綱說帖,卻免費自動為緬懷日據時代的電影宣傳。藍營自動繳械,台獨潤物無聲,竟然如此契合。

此節目名稱叫「吳思華踹共」,亦屬不倫不類。黑道或沒教養者向對手挑釁,要對手出來較量,才會用凶狠的語氣喊「踹共」(應寫成「出來講」)。此話不僅粗鄙,其用字亦隱含對彼岸的敵意。如今使用這種綠色暴力語言幫綠營向吳部長叫陣者,竟然是行政院。

(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