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孔子紀元2566年9月1日-林金源:統派青年是星星之火 希望能燎原

發表 2015/08/29

真正統派能清楚地看到國家不統一會付出的代價,覺得統一是重要的,至於用什麼國號來統一,由哪個政權主導統一是比較次要的。

分享

我在課堂上確實很努力地表達我的國家認同,也想要影響學生,可是效果非常小,孤掌難鳴。

分享

他們是火種,是星星之火,當然希望他們能夠燎原,但是能不能燎原我們也不知道,還必須有其它的條件。

分享

 

本文系鳳凰網歷史頻道對話淡江大學經濟系副教授林金源文字實錄,採訪:周昂,整理:唐智誠 劉濤

 

臺灣主張統一的人不到十分之一

 

鳳凰歷史:就您的觀察來看,您覺得現在身邊認為自己是中國的臺灣人多不多?

林金源:臺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從1992年到2014年做過一個民意調查。調查顯示,在這段時間,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從25.5%一直降到3.5%,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也是臺灣人的,從46%降到32%,而主張統一的人則降到9.2%。我推測,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當然會支持統一,可是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臺灣人的,就不見得支持統一。

我再講一個具體的例子,整個臺灣的社會氛圍,認為作為中國人似乎是可恥的,或者是一個很荒誕的事情。我太太參觀畫展時,一個解說員說,這是“我們中國”傳統的盤古開天的傳說,基督徒畫家把它跟基督教的教義合在一起了。但講了一半,他改說“我們華人”傳說盤古開天。他改用華人,不敢用中國人,因為他不知道你到底是否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鳳凰歷史:您覺得臺灣人對於中國的這種認同,經歷了一個什麼樣的變化過程?

林金源:過去120年的歷史可以大致分成三個階段。從1895到1945是第一個階段,在日本佔據的這50年中,它推動“皇民化”運動,告訴臺灣人不是中國人,中國是骯髒、不文明的。第二個階段就是從1945到1988年。這段時間裡,臺灣經歷的是“反共”教育,“反共”很容易跨越一條線,就變成反華,然後就是反中國。這個階段中只有四年,兩岸同屬於一個政府。可以說,過去120年當中,除了這四年時間之外,在臺灣掌政的政府跟對岸都是對立的。第三個階段是兩蔣時代結束後,從李登輝、陳水扁一直到馬英九。這個階段就是“去中國化”。所以這三個階段,皇民化、反共、再到“去中國化”,一氣呵成,今天的局面就是這樣來的。

 

鳳凰歷史:蔣介石到臺灣以後,為什麼不處理日據時期的“皇民階層”,卻清理掉了很多真正有中國意識的人?

 

林金源:這就是內戰的惡果,蔣介石逃到臺灣來的時候草木皆兵,維繫政權是他的首要任務。而這些有民族意識的人支持左派、支持共產黨,所以就被清理掉了。為什麼不去清理“皇民化”的那些人?蔣介石自己還跟日本合作,甚至把日本的戰犯、軍事將領,這些屠殺中國人民的劊子手引進到臺灣,組織“白團”來反攻大陸。內戰對我們的傷害這麼大,可惜的是臺灣到今天還是沒有人從這裡得到歷史的教訓。

臺灣年輕人不認同中國因教育與輿論誤導

 

鳳凰歷史:那您覺得對於今天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受什麼影響最大?

林金源:從兩個方面來看,一是教科書,因為大部分年輕人接觸歷史、政治都是從課本開始。“去中國化”的教科書從李登輝以來一直推行到今天,效果非常明顯。比如教科書說臺灣的早期,荷蘭人、西班牙人、日本人都來過,所以中國人只是來臺灣的很多種族之一,他用這個方法來淡化、稀釋中國在臺灣歷史中的成分,再導演成一個強調多元、強調國際化的狀況。

二是政治人物跟傳播界的誤導。從李登輝以來,風行朝野、身居上位的人,已經沒有人說自己是中國人了,傳播媒體也是這樣的氛圍,所以我們想要扭轉過來就很難。而且臺灣的教育和政府的宣導,讓臺灣人搞不清楚政權跟國家的差異。譬如說中華民國是一個政權,可是被誤導的民眾認為它是國家。所以有的“反課綱”的學生會說:“中華民國滾回中國去”。其實中華民國只是一個政權,它就在中國這個國家裡,你叫它滾回去,它怎麼滾回去?所以當很多荒謬的思維結合起來,就變成這個結局。

 

鳳凰歷史:李登輝和陳水扁時代的“去中國化”,還有哪些惡果呢?

林金源:我先給各位看一張報紙上的圖片。本來櫻花開了賞櫻花是很簡單的事,可是臺灣民眾就會穿著和服在賞櫻花,還登上了臺灣的主流媒體。你可能會說這是老年人在緬懷日本。那再看另外一個報導,這個新聞跟日本、和服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這個年輕媽媽跟她的小孩,就習以為常地把和服穿出來,並登在報紙上。這就是“去中國化”的惡果:大家對日本沒有防範之心,反而對中國是越來越有敵意,越來越有疏離感。

所以說,雖然“台獨”不能跨越“法理台獨”的紅線,可是在思想上、文化上,早就是“台獨”了,而且越來越嚴重。

臺灣官辦的抗戰紀念活動對民間影響不大

 

鳳凰歷史:日本在臺灣的民間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形象?  

林金源:有民調顯示,臺灣是全亞洲對日本最友善的地區,到日本去觀光的人也非常多。媚日情緒是因為有拉力和推力同時作用。拉力是日本曾殖民臺灣,推行過“皇民化”的教育,所以一直拉著臺灣人往日本靠攏;推力則是對中國大陸的不信任、不喜歡的情緒,因為不想當中國人,所以就擁抱日本。新聞上穿和服的臺灣民眾和紀念日據時期的遺跡,就能說明這種氛圍。

 

鳳凰歷史:今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您覺得抗戰這個話題在島內的輿論熱度高不高?

林金源:在臺灣抗戰勝利的紀念氛圍非常怪異,大多數臺灣人會覺得抗戰勝利是你們家的事,不是我家的事,因為他不認同中國,所以變得事不關己。有一些人對抗戰有感覺,但他的重點是跟北京爭奪話語權,重點是要證明抗戰是國民黨、是中華民國領導的,而把如何去恢復激發民族意識的部分給忽略掉了。

 

鳳凰歷史:官方紀念抗戰的活動,對於民間影響大嗎?

林金源:幾乎沒有,因為官方對抗戰真實的歷史意義認識不夠深刻,只是在爭奪話語權。譬如說很多紀念抗戰勝利的活動,主題並不是抗戰勝利,而把“抗戰勝利”用很小的字體,寫在宣傳單很不起眼的角落裡。如果官方本身沒有熱情,他怎麼影響民間? 

 

鳳凰歷史:那“獨派”對抗戰是種什麼的態度?

林金源:他們說不叫抗戰勝利,應該叫終戰,戰爭結束,其實就是從日本人的角度看問題。

想影響學生的國家認同但效果非常小

 

鳳凰歷史:您的學生裡邊,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乃至於認同兩岸統一的人多不多?  

林金源: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學生非常少,而且可能會少於剛才所說的民調。對成年人做的民調顯示,支援統一的人大概是一成左右。可以說年紀越輕,認同中國的人越少。

 

鳳凰歷史:如果您在課上宣傳此類觀念,或者說有意無意的表露了此類觀念,通常會得到什麼樣的反應?

林金源:我在課堂上確實很努力地表達我的國家認同,也想要影響學生,可是效果非常小,孤掌難鳴。

比如,我談國際局勢,談臺灣的經濟、歷史和未來,這些都必須跟國家認同有關,所以我那門課整學期都在講這些問題。有些學生以前沒聽過這種說法,可能會受到一些衝擊,也會思考一些問題。但我覺得比較挫折的就是下課之後很少有人找我談,可能受大環境的影響,效果有限。

 

鳳凰歷史:那您在臺灣社會中宣傳“兩岸都是中國人”或者“兩岸應該統一”的理念,難度有多大?  

林金源:難度非常大。臺灣政界往“台獨”方向偏斜,糾正機制完全不存在。因為國民黨已經失掉理想了,沒有把這一趨勢拉回來的能力,一直在往“綠”的方面走。僅靠個別的團體、個人來努力,成不了大氣候。

臺灣對中國大陸的認知很多都是被誤導的、偏頗的,不想當中國人有一個理由是因為不喜歡中國大陸,對中國大陸有誤解,覺得它不文明、野蠻等等,所以不想跟中國變成一家人,而寧可擁抱日本、擁抱美國。所以有必要系統性地介紹中國大陸,讓臺灣人清楚中國大陸取得的成就,同時也必須替中國大陸辯解,很多事情在臺灣被誤導了。我看到只有少數臺灣的統派人士做這個事情。

如果不能做中國人我覺得很遺憾

 

鳳凰歷史:那是什麼原因讓您還認同中國、願意當中國人呢?  

林金源:對國家的認同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基礎,國家認同的選擇對人生的方向有很大的影響。你要不要當中國人,你的努力目標就不一樣。這不像你在餐廳點菜,沒有雞肉了就改吃牛肉。我不會因為其他的人不想當中國人了,就跟著隨波逐流。眾人皆醉,我還是要獨醒。

有些人說中國這麼強大,“台獨”也不可能成功,而中國可以給臺灣好處,所以經濟上必須跟它合作,這是一種被迫地、消極地認同中國。我覺得一個人真正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應該是積極地,打從心裡覺得作為中國人是驕傲的。我個人對中國的歷史、中國的文化有所理解,覺得作為一個中國人是值得驕傲的。如果不讓我做中國人,我甚至會覺得很遺憾、很可惜,我不是被迫才當中國人。

統派青年是星星之火希望能燎原

 

鳳凰歷史:那有些青年之所以會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他們是通過什麼契機而轉變呢?

林金源:我想一是因為,他們碰到了對的人,給了他們對的一些訊息,二是因為他們本身有理性、腦筋清楚。我的友人有一句蠻傳神的話:在臺灣如果不太想用腦筋的人很容易變成“台獨”。你必須很努力地用腦筋,才能明辨是非,搜集一些真相,才可能不變“台獨”。

 

鳳凰歷史:您覺得這些年輕的統派對臺灣的未來有多重要?

林金源:他們是火種,是星星之火,當然希望他們能夠燎原,但是能不能燎原我們也不知道,還必須有其它的條件。

 

鳳凰歷史:您覺得應該怎樣讓堅守這種信念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呢?

林金源:我們在臺灣的同伴必須繼續努力,還必須給藍營壓力。“台獨”的壞處大家都清楚,但是藍營“不統”、“不獨”,溫水煮青蛙,把臺灣帶偏的危害反而更大,所以我覺得臺灣真正的問題在於“藍營”。我們必須讓臺灣民眾瞭解到,臺灣只有兩條路,不是“統”就是“獨”,“不統”、“不獨”維持現狀不可能持久,這個理念必須繼續宣傳。

同時我覺得北京也有很多事可以做。比如最近《聯合報》頭版頭條報導,臺灣“海巡署”抓了很多到臺灣捕魚的大陸漁船,還把此事與三年前臺灣漁民到釣魚島被日本船艦逮捕的事件對照,說三年前臺灣“海巡署”的船噴出的水柱就像小童尿尿,而現在噴出的水柱很大,震懾了大陸,並把大陸漁船給逮捕了。

這是非常荒謬的對照。我覺得中國大陸應該解釋一下,有很多臺灣漁民跑到大陸去避風,或者到大陸漁場捕魚,大陸並沒有這樣對待臺灣。這些真相大陸講出來臺灣才有個對照,發現是臺灣這邊理虧。可是沒有人講,那就只能以訛傳訛,一再累積成大陸蠻橫、霸道的錯誤印象,那臺灣的民心、民意就不可能轉過來。

 

鳳凰歷史:有人認為如果民進黨上臺,要直接面對大陸,它可能也不敢一味宣傳“台獨”,所以不用太擔心,不知道您怎麼看?

林金源:我不贊成這個觀點,民進黨雖然知道不能跨越“法理台獨”的紅線,可是它在私底下搞“文化台獨”,在思想上、社會氛圍上把整個臺灣都帶向“綠色”,這是很嚴重的。不能說看到民進黨不敢跨越“法理台獨”,就覺得煮熟的鴨子不會飛。

真正的統派認為國家統一比誰來主導統一更重要

 

鳳凰歷史:很多大陸人不太清楚“統派”、“獨派”等概念,您能不能給我們解釋一下?

林金源:我覺得很多大陸人士都用二分法看待臺灣問題,以為“反獨”的就是統派,其實這是錯誤的。因為臺灣還有很大一塊堅持“不統”、“不獨”的“獨台”派。“綠營”是“台獨”派,“藍營”就是“獨台”派,另外一個就是統派。統派並不只是“反獨”而已,還有促統的決心跟意念。“獨台”派反對“台獨”,可是也不支持統一,因為他對大陸有疑慮,對中國政權有疑慮,所以不願意統一。

我們對統派的定義是:支持國家統一,並認為國家統一比誰來主導統一更重要。如果你說你主張統一,但又堅持一定要中華民國來統一,或者堅持不可以消滅中華民國,那就是假統派。而真正統派能清楚地看到國家不統一會付出的代價,覺得統一是重要的,至於用什麼國號來統一,由哪個政權主導統一是比較次要的。

 

鳳凰歷史:統派對統一以後情況,有沒有什麼構想呢?

林金源:在臺灣,統派有一個很尷尬的狀況,就是會被人稱為“賣台”,好像統一就是丟掉臺灣的主體性,被中共併吞。我想說這是一個錯誤的看法,其實臺灣可以在統一中發揮對大陸的影響力,這樣其實沒有誰吃掉誰的問題,更何況北京也說一國兩制,只是這個說法臺灣人不接受。

最好的統一是循序漸進的,所以統一之後的中國會有臺灣的成分在裡邊。只是臺灣的民眾搞不清楚如何去影響大陸,總覺得大陸這麼大,我們不可能影響你。其實不然,在經濟、文化、歷史很多層面,臺灣的元素都有它的價值。如果有統一的用心,你是可以對大陸有些影響的。但如果繼續拒絕統一,以後想要影響大陸的可能性就越來越少。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special/ljyttpq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