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河洛”與台灣“河洛郎”

發表 2006/12/23

    台灣有“河洛郎”、“河洛文化”之說。“河”即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洛”即今黃河中段南面之支流——洛水;“河洛”,泛指黃河與洛水交匯之流域。其正點,在河南郾師二里頭。當年“河洛郎”從這裡出發。
    通常,一個廣有影響的區域性文化概念的確立,總是依附於強大的國家政治力量。例如,以儒雅、嚴謹著稱的齊魯文化,便以春秋時代的齊國與魯國為依附;而以悲涼、勇武名世的燕趙文化,則以春秋時代的燕國和趙國為基石。此外,春秋之際,晉、秦、楚、越、吳各國,亦各有與之相對應的歷史文化概念。“河洛文化”在中國歷史上的影響極其深廣,它所依附的國家政治力量當在“河洛”之間。翻開中國歷史,定鼎河洛地區的王朝屈指可數。史載:“禹都陽城”。據考證,河洛之間嵩山南麓登封境內告成鎮王城崗是其故地。史載:“商在西亳”。1997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便是認定:今河洛之間的偃師商城內城,即“商湯之都”。周王朝定鼎洛陽,功在河洛,更屬不爭。因此,司馬遷著《史記》稱:“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據此,可以論定:河洛文化即“夏商周文化”。河洛文化發乎夏,成于周,其準確定義為:夏商周政治覆蓋之下河洛地區的文化現象。依今日地域觀念,黃河兩岸,鄭州,洛陽,安陽,皆堪稱河洛腹地。
    河洛文化,素稱中國文化之源頭。中國最古老的文字是甲骨文,甲骨文集大成之地在河南安陽。中國最早的圖書為“河圖洛書”,“河圖洛書”出自洛陽。今河南孟津有“上河圖村”、“下河圖村”、“圖河故道”等地名,洛甯尚存“洛出書處”古碑兩通,中國“圖書”二字即由“河圖洛書”簡化而來。中國最早的哲學經典——《易經》,中國最早的文學經典——《詩經》,中國最早的政治學經典——《禮記》,中國最早的歷史學經典——《尚書》,中國最早的地理民俗學經典——《山海經》,中國最早的倫理學經典——《道德經》等等,所有這些最古老的文化經典,皆出自上古三代中原地區,俱是河洛文化!
    因此,古今華人,或大陸,或台港澳,或海外,無論走到哪里,只要講中國話,用中國字,行中國禮俗,認中國宗親,食中國飯菜,便是認同了“河洛”,認同了“中原”。2003年除夕,台當局推出賀歲片:呂秀蓮耍木偶,陳水扁寫春聯。“木偶戲”,在台灣也稱“傀儡戲”、“布袋戲”,據有關專家考證,正是由河洛地區所傳承,被譽為中原古代文明的“活化石”;春聯則起源于周王室的桃符,其地在洛陽,亦是正宗的古中原河洛文化。
    人到哪里,文化跟進到哪里。河洛郎東渡台灣,經兩次大規模遷徙。
    第一次遷徙,由中原而閩南。史載有三:一、西晉“永嘉之亂”,中原動盪,北方人民大舉南遷。其時,中原衣冠八姓——陳、林、黃、鄭、詹、邱、何、胡,舉族遷入閩越。二、唐高宗年間(669),河南固始人陳政奉武則天之命,率府兵3600人入閩,鎮壓漳泉一帶蠻獠嘯亂;之後,其子陳元光又率固始58姓軍校攜眷增援。三、唐朝末年,群雄割據,中原人士王潮、王審知兄弟率眾回應黃巢起義(874),輾轉南下,進入福建。正是隨著大批中原“河洛人”的到來,閩南由一片蠻荒漸趨繁榮。
    第二次遷徙:由閩南而台灣。一方面,隨著閩南的開發,社會自然張力漸趨膨脹;另一方面,宋元以降,中國政治、經濟中心全面南移。至明清兩代,中國東南地區“依山傍海良田少”的矛盾日益尖銳,“河洛郎”向台灣大規模遷徙。至清代,發展成波瀾壯闊的移民高潮。屆1895年日據台灣前,台灣漢人達300萬人,其中絕大多數系由閩南移入,即古河洛後裔——河洛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