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明代漢人遷居台灣

發表 2006/12/23

  朱元璋建明朝以後,為了防止方國珍、張士誠部逃亡海上的殘餘勢力捲土重來,也為防止倭寇的騷擾,在東南沿海實行過界移民、堅壁清野的政策。以澎湖“居民叛服不常,遂大出兵,驅其大族,徒漳、泉間”。但是,過界政策不能完全阻止福建沿海人民繼續遷居澎湖的趨勢,內地農民為了逃避沉重的賦稅負擔,“往往逃於其中,而同安、漳州之民為多。至明代中葉,日本侵襲雞籠、淡水時,福建官紳就提出要設防的建議,福建巡撫黃承玄也奏請加強澎湖防務,並隨時察視台灣。當時前往台澎的漢人更多,其中有的漁民先在澎湖列島捕魚,接著又到台灣中南部的魍港一帶,然後擴展到雞籠、淡水等北部漁場。這些漁民在島上搭寮居住,成為常住居民。因此,天啟二年(1622年),荷蘭艦隊到達澎湖時,發現有3個漢人在看守“小堂”(即天后宮),又在該處看到數隻山羊和豬、牛,據說在島的北部還有許多漁夫居住。當他們航行到台灣島時,有兩個漢人到船上,引他們到台窩灣。荷蘭人在台窩灣港附近,發現許多漢人與當地土著居民住在一起,大員港附近的許多家庭,常有漢人3至5人同居。  
  除了漁民之外,還有許多中國的海盜商人經常出沒于台澎各地。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陳老等“結巢澎湖”。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林道乾集團逃入台灣,俞大猷率軍追至澎湖,因水道迂曲,不敢冒進,留偏師駐守澎湖,派兵到鹿耳門等地追緝,林道乾終於從大員二鯤(魚+身)遁去占城。這是明朝官兵到台灣本島迫擊海盜的行動。隆慶年間,曾一本集團衝破兵部待郎劉濤會同廣東巡撫熊桴、福建巡撫塗澤民的圍剿,突圍北上,準備到澎湖或台灣建立新的基地。萬曆二年(1574年),林鳳集團被福建總兵胡守仁打敗,撤至澎湖。十月,林鳳又自澎湖轉住台灣魍港,再西渡台灣海峽至福建、廣東沿海,繼續進行走私貿易活動。明朝政府集中兵力打擊林鳳,並傳諭“東番”合剿,使林鳳不得不率領62艘大船逃往呂宋。雖然在明朝軍隊的圍剿下,較大的海上武裝集團無法在台澎長期居留,但大陸的散商仍然活躍於台澎各地。1582年,西班牙船長嘉列(F.Cualle)在台灣遇見一位中國商人“三弟”(santy譯音),曾9次到達台灣收購野鹿皮、砂金,運回中國大陸。萬曆三十一年(1603年),陳第跟隨沈有容到達台灣與澎湖,看見“漳泉之惠民、充龍、烈嶼諸澳,往往譯其語,與貿易“。他們用大陸運去的瑪瑙、瓷器、布、鹽、銅簪環等貨,交換當地出產的鹿脯和皮、角。據估計,每年有十多艘漳度商船往返於台澎各港口,從事兩岸的貿易活動。  
  明朝萬曆年間,東南沿海有以顏思齊為首的海上武裝集團,對日本進行海上貿易。天啟元年(1621年),鄭芝龍到台灣追隨顏思齊。天啟五年,顏思齊病亡,“眾推芝龍為首”。他以台灣為根據地,設立佐謀、督造、主餉、監守、先鋒等官職,對當地軍民實行管理。同時,“置蘇杭兩京珍玩,興販琉球、朝鮮、真臘、占城諸國,掠潮、惠、肇、福、汀、漳、台、紹之間”,在海峽兩岸進行大規模的走私貿易活動。為了進一步擴大隊伍,他還趁福建連年大旱之機,用線米救濟饑民,“於是求資者爭往投之”。由於他“劫富而濟貧,來者不拒而去者不追”,沿海大量破產農民紛紛加入,他的隊伍迅速擴大到3萬餘人,其中一部分人可能移民台灣本土,成為開發台灣的生力軍。崇禎元年(1628年),鄭芝龍就撫于明朝政府,授海上遊擊,其實他仍保持很大的獨立性,就撫期間既未領過明朝政府的軍餉,也從未聽從明朝的調動,只不過是雙方相互利用達成默契而已。明朝政府想利用鄭氏集團的力量平定東南沿海海盜的騷擾,而鄭芝龍也想借助明朝政府的力量,消滅劉六、劉七等眾多的海上競爭對手,達到壟斷海上貿易的目的。因此,鄭芝龍就撫以後,努力擴大自己的隊伍。  
  此時,福建年年旱災,“穀價騰湧,斗米百錢,饑莩載道,死亡橫野”,出現大批的無業流民,社會動盪不安。鄭芝龍經福建巡撫熊文燦的批准,招募饑民前往台灣,結果募集了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舶載至台灣,令其芟會開墾荒土為田”。有人指出,在動亂饑謹年代,福建地方政府要拿出數萬兩銀和一萬頭牛,誠非可能。儘管移民人數難以確定,但鄭芝龍曾經運送大批饑民到台灣墾荒,則應是可信的事實。這是一次經政府批准、由鄭芝龍組織的移民活動,它對台灣人口的增加和土地開發起了一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