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已過時。我們建議您更新瀏覽器到最新版本。

早期的史籍記載

發表 2006/12/23

  三國時代的吳國黃龍二年(西元230年),吳王孫權派遣將軍衛溫、諸葛直率領1萬名官兵“浮海求夷洲及稟州”。到達了夷洲。夷洲在什麼地方歷來都有爭論,有的認為在今天日本或沖繩,但大多數學者認為夷洲即今日台灣。有的學者指出:“夷洲之方向,地勢,氣候,風俗 與台灣極相似,舍台灣外無可指,且近時日本人曾在台北發現指掌型之古磚,推其時代即屬於三國,故夷洲之為台灣,絕無疑義。”有的學者認為,成書於西元264年至280年的《臨海水土志》所記的夷洲,在地理方面無一不與今日之台灣相合,如方位:“夷洲在臨海東南”,臨海那北起浙江寧海一帶;氣候:夷洲“土地無雪霜,草木不死”;物產:“土地饒沃,既生五穀,又多魚肉”;文化特徵:如鑿齒,“女已嫁,皆缺去前上一齒”,台灣北部的泰雅人,直到明清時期,仍有此風,男女青年相愛,男“鑿上顎門旁三齒授女,女亦鑿三齒付男,期某日,就婦室婚,終身依婦以處”。又如獵頭,勇士“戰得頭,著首還,中庭建一大材,高十余文,以所得頭差次掛之,歷年不下,彰示其功”。台灣土著居民長期保持這種風俗,“所屠人頭,挖去皮肉,煮去脂膏,塗以金色,藏諸高閣,以多較勝,稱為豪俠雲”。據上所述,《臨海水土志》描述的夷洲就是當時台灣的情況。吳國孫權派遣官兵前往夷洲,規模很大,時間很長,前後經歷一年之久,衛溫、諸葛直到達夷洲後,由於疾疫流行,水土不服,“士眾疾疫死者十有八九”,不得不帶領數千名夷洲人返回大陸。,這是中國軍隊第一次到達台灣。同時,由於這次行動,使丹陽太守沈瑩有可能通過到過夷洲的官兵和由官兵帶回的夷洲人,詳細地瞭解夷洲的情況,寫出《臨海水土志》留下了世界上有關台灣情況最早的記述。    
  隋煬帝于大業三年(西元607年)下令羽騎尉朱寬與海師何蠻一同入海,經過艱難的航行,終於到達流求(台灣)。因“言不相通,掠一人而返”。第二年,隋煬帝又令朱寬再去慰撫,但“流求不從”,僅取其布甲而返。大業六年(西元610年),派遣武賁郎將陳棱及朝請大夫張鎮州率領東陽(今浙江金華、永康等地)兵萬餘人,自義安(今廣東潮州)起航,到高華嶼,又東行二日到甓嶼,再航行點一日,便至流求。當地土著居民“初見船艦,以為商旅”,相繼前來貿易。這說明當時已常有大陸商人在那裏通商,所以當地居民見到船艦才習以為常。陳要求當地酋長歡斯渴刺兜投降,遭到拒絕,於是隋軍“虜其男女數千人,載軍實而還”。  
  隋代稱台灣為流求,但《隋書》中的流求指的是什麼地方、歷來有不同的看法。早在19世紀末,荷蘭學者施列格《Gustave Schlegel》在《古流求國考證》中從地理方位、王居及民居、政治、衣飾、兵器、戰爭、學術與宗教、外貌風俗及習慣、喪事、動物等12個方面,詳細論證古中國地理家記載之流求,即今日之台灣。此外,大陸、台灣和日本的許多學者也都主張流求即台灣。但也有少部分學者認為流求即今日之沖繩。如果用《隋書•流求傳》與《臨海水土志》互相印證,並與台灣土著居民的生活形態相對比,可以看出其中的歷史淵源關係。
  到了唐朝,仍把台灣稱為“琉求”,在韓愈的《送鄭尚書序》、柳宗元《嶺南節度使饗軍堂記》等文中,都有此記載。